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化品牌 >> 雙湖知苑 >> 正文

[雙湖知苑]【第03期】张东旭博士:赏读精品图书,感悟三毛人生

2018年10月19日 16:27  (点击次数:)

10月18日晚,我校第三期“雙湖知苑:三毛读书交流会”在图书馆五楼举行。本期“雙湖知苑”以“赏读精品图书,感悟三毛人生”为主题,邀请文法学院副院长张东旭博士担任对话嘉宾,第四党总支书记、图书馆副馆长尤太生出席本次交流会,来自黄河浪文学社、绿苑文学社、九歌诗社的24位文学爱好者参加了对话。

精彩點評

在嘉賓講解和點評環節,張東旭老師從男性作家與女性作家在表現各自人生經曆與創作內容的不同談起,幽默風趣地引出了他對三毛及其創作話題的理解。他用“知人論世”的批評方法,從三毛經曆講起,論及三毛的思想情感及其寫作的關系,以三毛前期的代表作《撒哈拉故事》與後期的代表作《夢裏花落知多少》爲例,探討了三毛文學寫作的特點,即以“真”爲情感主線,將自己真實的人生經曆與情感體驗,通過細膩、樸實又抒情的表達方式,化成一篇又一篇感人肺腑的文字。這種“真”(真實記載、真情告白、真實細節等)也直接導致了三毛創作文體上“呈現出散文化的濃厚特征”。尤其是三毛對愛情的書寫,呈現出了與大陸文學明顯迥異的特征:即前期寫日常生活中的小幸福,用各種動人的小場景的簡單“拼接”書寫自己的“小確幸”,後期用情景交融的方法烘托“斯人已去”的傷感心情。這種對“日常生活”的重視與現代文學伊始大陸文學中的“家國情懷”至上的書寫方式有很大不同,也正是在這點上,銜接了中國現代文學中的“抒情”傳統。

《撒哈拉的故事》是三毛的第一部作品集,主要描寫了三毛和荷西在撒哈拉沙漠生活時的所見所聞。這部書是三毛幸福的感覺“溢出”的結果,是“真實”的經曆再現。有人問三毛,童年時候寫故事還愛虛構,爲什麽長大了不愛虛構了,三毛的回答是,真實的生活中的精彩故事還講不完,等講完了再虛構。所以,在三毛的筆下,那些撒哈拉沙漠的人和物變得細膩豐滿,多姿多彩。沙漠的新奇、生活的樂趣,千瘡百孔的大帳篷、鐵皮做的小屋、單峰駱駝和成群的山羊,生活中荷西把粉絲當做雨來吃,他們倆一起去到海邊逮螃蟹,白手起家在沙漠上建造最美麗的房子,都滲透著彼此間濃濃的溫馨的愛意。三毛給我們呈現了最浪漫的愛情是個什麽樣子,最理想的愛情是個什麽樣子,引用文本的話,大家可以細心體會:

這是求婚的場景:

荷西:你要嫁什麽樣的人呢?

三毛:若我不喜歡,百萬富翁也不嫁,若我喜歡,千萬富翁也嫁。

荷西:。。。說來說去你還是要嫁有錢人。

三毛:也有例外的時候。

荷西:如果跟我呢?

三毛:那只要吃得飽的錢也算了。

荷西思索了一下:你吃得多嗎?

三毛十分小心的回答:不多,不多,以後還可以少吃點。

結婚的時候,荷西送給三毛一具駱駝的頭蓋骨。

“我太興奮了,這個東西真是送到我心裏去了。我將它放在書架上,口裏啧啧贊歎:‘唉,真豪華,真豪華。’荷西不愧是我的知音。”

三毛愛荷西的表現:河西不能睡覺,我便有十個月不能寫文章。荷西和我的生活如果繼續下去,可能過些年以後三毛也就消失了,我也跟我的母親說:“對一個沒念什麽書的人,五本書太多了,我不寫了。”我母親問爲什麽?我說:“我生活非常幸福,如果我的寫作妨礙我的生活,我願意放棄我的寫作。”母親說這是不相沖突的兩件事情,但是我還是沒有寫,直到荷西離開這個世界。

荷西下班是下午四點,以後全是我們的時間,那一陣不出去瘋玩了。黃昏的陽台上,對著大海,半杯紅酒,幾碟小菜,再加一盤象棋,靜靜的對弈到天上的星星由海中升起。

愛是兩個人相對無言之時,亦能感受人事一切的繁華。彼此的相處本身就是一種美好。

《夢裏花落知多少》是三毛失去荷西之後的嘔心之作,從風格來講,明顯地具有傷感悼念的氛圍。很多話讓人不忍讀完,裏面大段大段的直抒胸臆的句子,還有傷感抒情的景色描寫,都增強了三毛後期抒情化的特色。舉例說明:我替你再度整理了一下滿瓶的鮮花,血也似的深紅的玫瑰。留給你,過幾日也是枯殘,而我,要回中國去了,荷西,這是怎麽回事,一瞬間花落人亡,荷西,爲什麽不告訴我,這不是真的,一切只是一場噩夢。

離去的時刻到了,我幾度想放開你,又幾次緊緊抱住你的名字不能放手。黃土下的你寂寞,而我,也是孤伶伶,爲什麽不能也躺在你的身邊。

父母在山下巴巴的等待著我。荷西,我現在不能做什麽,只有你曉得,你妻子的心,是埋在什麽地方。

蒼天,你不說話,對我,天地間最大的奧秘是荷西,而你,不說什麽的收了回去,只讓我淚眼仰望晴空。

三毛太重感情,把愛情當做生活的全部,以致失去“自我”,她之前所寫出的一個人的“小”幸福,小確幸,成爲她生命的寄托。所以,失去荷西,失去愛情的三毛令人不敢想象。

三毛的語言極富有特色。平實、自然、清新、樸素。她能真實而具體地感受到寫作對象所感受到的一切,對其行爲動作進行白描,或用精煉的對話來還原場景,以她細膩、敏銳、准確的感知力,准確把握住寫作對象的特點並注入自己獨特的感受,讀三毛的書,仿佛是在與三毛進行一次心靈對話,好似在聽朋友講述動人的故事、深刻的感悟、時而無羁的快樂,令人如入其境。

         

交流問答

問題1:張老師您好!我認爲,三毛的書,是給人美好和向往的,它帶給我的也是這樣的感受。但是有人這樣評論到,“張愛玲告訴我們,人生是一襲華美的袍,上面爬滿了虱子。三毛只負責展示華袍,把找虱子的任務交給了讀者。”他們認爲,三毛的故事美化的太多,甚至有虛假的成分。對待這種聲音,您怎麽看呢?

回答:女性作家的真實人生往往與自己文學創作的情感色彩“同色”,張愛玲屬于現代文學史上情感經曆非常坎坷的一位作家,她對于愛情的書寫之所以呈現出“蒼涼”的底色,與她獨特的家庭環境和情感經曆不可分割。但三毛不同,她的性格很好,三毛從她一出生她的頭腦和思維都帶有審美的色彩,她眼裏的一切都是那麽美好,給你展現的都是絕佳的人生。任何一個作家過的好不好都會在作品裏展現,你可以在書信和日記裏說假話,但在作品裏是絕對不說假話的,我個人認爲三毛的作品裏沒有虱子。

問題2:我們都知道,周作人的散文苦中作樂,而三毛的作品後期寂寞沈靜,張老師,請問二人之間的寂寞有什麽區別呢?

回答:新文化運動中的周作人是“不寂寞”的,“苦雨齋”是他書房的別名,他的苦,是感慨于生活的重複單調和無趣味,所以,周作人會教人如何喝茶、如何賞花,是一種生活的境界。而三毛後期的作品表現的是情感上的冷與風格上的淒涼,不能說“寂寞”。在這個層面上,他們是沒有可比性的。

問題3:讀了三毛,我感覺流浪是三毛的一種生命狀態,生存方式,也是她創作的的基礎條件,這都直接構成了三毛作品的重要內容,成就了三毛的文學地位,從而使三毛成了“大家的三毛,永遠的三毛”。那麽老師我想請教一下,流浪對于三毛到底意味著什麽呢?

回答:有一首歌《橄榄樹》:“不要問我從哪裏看來,我的故鄉在遠方……”是三毛寫的。流浪是三毛的一個重要的心理情結,對一個文學家來講,讀萬卷書,行萬裏路,地域風情可以刺激她的心靈和情感,這是她的一種生活方式。可貴的是三毛不是刻意爲寫作爲浪漫而如此,她是發自內心的喜歡這種流浪的生活方式。

問題4:無需隱瞞的,大學生正處于對愛情充滿渴望和向往的階段,三毛和荷西的愛情無疑是很多同學都憧憬和羨慕的。但是現實狀況是,現在社會存在很多快餐式的愛情。我想向老師您請教一下,當代大學生,應當怎樣看待三毛和荷西愛情,應該樹立怎樣的愛情觀呢?

回答:愛情,這個捉摸不定的東西是可遇不可求的。對青年的大學生,既要明白愛情是令人向往的美好,也要知道“經營”愛情的坎坷複雜,更要知道愛情是整個人生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對待愛情,我們在這個年齡階段不要視之爲洪水猛獸刻意拒絕,也不要刻意盲目辛苦的甚至“偏執”地去“追求”,那樣會掩飾真實的自己,失去自我,失去目標,我們還是要把發奮讀書當作第一要務,樹立崇高的理想、有自己具體做事的小目標,其他的事情該來的會來的。把“事”做好,才能有更好的“他”(“她”)與你的未來。

問題5:我們都知道,三毛的生命是由自己終結的。我們可能很難想象,這樣的一個人,作品裏充滿了單純和美好,爲什麽還會自殺呢?台灣作家李敖曾經這樣評價三毛“一個自殺的人還依然熱衷于勸別人珍愛生命”。當今,在大學校園也有大學生自殺情況。我想請您談談您對這件事、對珍惜生命、熱愛生活的看法。

回答:三毛對情感的單一和執著,讓她把文學中的愛情經營成了現實中的人生,她的人生觀和愛情觀高度合一,沒有了愛情,就沒有了人生,連父母也不能拯救她,所以,荷西的死導致了她人生的幻滅。三毛只有一個,她的人生是不能複制的。作爲青年學生你們目光要高遠,要樹立遠大的理想和具體的現實目標,人生是一個過程,任何階段都有醉人的風景,不可爲情感而過于“偏執”,其次,做好屬于自己的“事”,學好爲社會服務的本領是大學生最重要的事。青春難得,情感可遇不可求,唯有努力向上,求真務實,飽讀詩書,才是自己能夠把握的東西。要多讀書,多交流,多反思。讀書能開闊視野與胸襟,讓自己變得智慧;交流能增進友誼和理解,讓這個世界變得溫暖;反思能促進自我成長,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

簽名贈書

尤书记畅谈了参加读书交流会的感受,他表示:“雙湖知苑”作为学校的校园文化品牌,将为师生提供更好的读书交流平台,同时向同学们提出多读书、读好书,丰富自身文化素养,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而奋斗的希冀。

历时近3个小时轻松热烈的交流会,在同学们的热烈掌声和恋恋不舍中结束。对话结束后,张博士和尤书记共同为同学们簽名贈書。

嘉賓簡介

張東旭,2014年畢業于河南大學中國現當代文學專業,博士學位,副教授,文法學院副院長。主要從事中國現當代文學課程的教學與研究工作。在國內學術刊物上公開發表論文20余篇,專著1部,主編著作3部,主持省部級以上科研項目2項,獲廳級以上科研成果10項,主持2015年度河南省高等學校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研究重大項目一項。